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虹桥 > 南非札记之五:非洲媒体有多不自由

南非札记之五:非洲媒体有多不自由

想到这个题目,主要是因为苏丹最大日报Al-Initahay因对抗当局禁令而被强制无限期关停这条新闻(见财新网报道《苏丹强制关闭境内最大日报》)。写稿的时候,我心情就恨复杂,一来对苏丹政府的暴力审查愤愤不平,二来对苏丹记者勇于冲破审查制度的勇气和坚持感到钦佩。

其实,就在苏丹关闭媒体的十天前,在北非国家摩洛哥,调查记者Ali Anouzla也因其报道而被捕。他所做的,无非是在评论网站Lakome.com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里链接了西班牙日报El Pais网站上的一篇视频博客。虽然该视频内容为北非某基地组织对摩洛哥国王进行批判并号召摩洛哥人民发起反抗,但其文章仅仅是陈述,而非对基地组织的观点表示支持,

根据“无国界记者”于今年初发布的“2013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对179个国家在2012年的新闻自由表现进行的排名,这两个国家的新闻自由水平都差强人意:苏丹新闻自由度垫底榜单,仅列170位,系全球十大最不尊重新闻自由的国家之一;摩洛哥排名虽较之靠前,但仍新闻自由表现非常差劲,列136名。

正是这份榜单,让我注意到非洲令人堪忧的新闻自由状况。根据该榜单,在全球最不尊重新闻自由的十个国家里,非洲就占了三个。除这次强制关停媒体的苏丹外,位处东非的索马里和厄立特里亚也列居其中,分列倒数第五和倒数第一。它们与隔海相望的也门和沙特,一起凑齐了半数最差榜单。

(图片来源:记者无国界

基本上,在非洲做记者很难成为一件快乐的事情。而且,由于新闻审查、政局动乱以及针对记者的暗杀、暴力行为等,在这片大陆上做记者,可能要面对更多的威胁、暴力和难以言说的恐惧。

纵观整个非洲大陆,只有纳米比亚的新闻自由水平可以用“好”来形容,南非、博兹瓦纳、坦桑尼亚、尼日尔、贝宁、加纳六国的新闻自由水平则“令人满意”。至于这片广袤大陆上的其他四十多个国家,其新闻自由水平要么存在显著问题,要么处于困境。

若对比2012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则会发现一个绝望的现实:非洲大部分国家原本就不理想的新闻自由水平仍在继续恶化——

在几内亚比绍,军队对媒体强加军事新闻检查制度;

在坦桑尼亚,一名记者在报道游行时被打死,一名记者被谋杀;

在南非,新闻调查受到“保护国家信息条例草案”的威胁,政府将媒体和记者告上法庭;

在马里,因军事政变和反政府武装冲突,许多记者在首都受到攻击,军队控制国有媒体,这使得该国新闻自由水平一泻千里,从令人满意的状态进入存在显著问题的队列;

在突尼斯,政府对网络实行严密监视并推广自我审查制度,安全部门持续不断地骚扰独立博客用户和反对派网站负责人;

在垫底新闻自由榜单的东非国家索马里,18名记者死于武装冲突、有针对性的暗杀和爆炸性事件。仅2012年9月下半旬,就有7名记者被杀,其中两人在24小时内被杀,一人被斩首,另一人被砍死。

不过,在新闻自由水平整体恶化的大背景下,一些非洲国家的新闻自由水平也显现出令人欣喜的进步。比如,马拉维排名狂飙71位,从2012年榜单的146位跃居至75位;科特迪瓦也从2012年榜单的159位飙升至96位;经过人民革命后的利比亚,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上升23位,过渡到自由媒体状态;同样经历人民革命的埃及,新闻自由指数虽上升8位,但仍处困境。

看过非洲媒体的新闻自由表现后,难免对身处水生火热之中的非洲记者生出几分同情,心里也多了几分沉重。不过,一看到这份新闻自由指数地图里挺直腰板的黑色的大公鸡,又不免自嘲起来——同在全球十大最不尊重新闻自由的国家之一做记者的我,还有连记者无国界网站都打不开的你们,又怎么好意思对苏丹、摩洛哥和遥远的非洲记者的凄惨遭遇“五十步笑百步”呢?

注:本系列由南非Oxpeckers环境调查记者中心和南非金山大学中非报道项目支持。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