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虹桥 > 德国合作社报纸TAZ——独立报纸的一种可能性

德国合作社报纸TAZ——独立报纸的一种可能性

坐落在柏林Mariannenstraße大街上一栋六层古董楼里的Die Tageszeitung(缩写为TAZ)是一份以时政评论、专栏为主的日报,内容极具批判性,版面干净,没有广告——最特别的是,它是一份有着近36年历史的“众筹”报纸。

准确的说,TAZ采用的是合作社(enegiegenossenschaft,缩写eG)性质,由工人自治委员会运作管理。这种合作社性质的利益团体或社会组织,在德国并不罕见。在过去一百多年时间里,德国民众以合作社形式建立了大大小小的农业合作社、住房合作社,甚至是与大型银行抗衡的经济合作社。但按合作社性质运营一家媒体30余年,TAZ是独一户。

TAZ成立于1978年。彼时的西德,社会运动盛行。散落在各地的运动团体纷纷印发传单宣传自己的观念。这些宣传物逐渐成为定期出版的小报。在共同政治理念的驱动下,一小撮怀有社会理想的左翼青年聚集在一起,带动身边的运动分子,创办了合作社性质的TAZ

TAZ的诞生之初就带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办报人鲜明的左派政治理念决定了TAZ在社会问题上毫不留情地批判性。在八九十年代蔓延西德大地的工人运动、妇女解放、环境运动、学生运动中,TAZ都旗帜鲜明地站在公众一边。

现在,TAZ已拥有近120名采编人员,日发行量达到5万份,但合作社性质一直没有改变。只要出资500欧元以上,并认可TAZ的板报理念,任何人都可以成为TAZ的股东。股东们的平均出资大约在10003000欧元。CEO认为,他们的股东与读者都是“理想主义者”。

TAZ的商业模式非常简洁。小股东的出资主要用于维持TAZ的硬件设备、人力和运营开支,发行收入用于维持报纸的整体运营。为了尽可能地减少政治团体、利益群体、企业等对新闻报道客观性的影响,TAZ明确拒绝广告。

2013年,TAZ重回初心,决定高调回归对社会运动的关注。这次,他们选择了在德国进展火热的环境运动。这一年,TAZ收购了一份名为Zeo2的季刊杂志,将之纳入旗下,作为子项目发行。

日本福岛事件后,德国政府综合政治和社会影响,决定在2022年前关闭国内最后一座核电站。这意味着,在核电供给比超过50%的德国,必须在10年左右时间内完成能源转型——不仅逐步放弃核电,还要大力发展可持续能源,寻找安全、可靠、稳定性高的可持续能源供给方案。

Zeo2创刊于2008年,是一本德语环境、政治和新经济杂志。在创办之初,气候变化和能源政策是最主要的报道议题。时过境迁,在气候、能源和交通政策的基础上,Zeo2还将报道范围扩展至资源和生态圈的有限性、可持续发展和个性化生活方式。

翻看最新一期的Zeo2杂志,轻型环保纸印刷,版式清新,除杂志内页里不足半页的壳牌广告(杂志主编Marcus Franken称之为为维持生存而刊登的“漂绿”广告),再寻不见其他广告。

环境工程师出身的Marcus Franken介绍说,绿色观念在德国民众中的接受程度已经非常高,对照中国以环境污染报道为主的报道内容,德国读者现阶段需要的是从绿色理念到绿色行动的转换的指引。

“我们希望支持读者采取生态友好的方式,并为此做出正确的政治决定。” Marcus Franken说。

不管是时政日报TAZ还是环境杂志E20,都是服务于城市中产的。读者调查显示,这两份刊物的读者大多是四十岁以上的中产阶级,三分之二为男性。对于Zeo2,在逐渐变成一份倡导绿色生活方式的“软”杂志后,读者群整体年轻了1015岁,女性读者也大幅增加。

TAZ一样,Zeo2同样延续了合作社性质。当问及TAZZeo2可否被称作是“独立媒体”时,Marcus说,“我可以真诚、完全、公开地告诉你,我们就是独立媒体。”

我问TAZ主编Ines Pohl女士,作为政治立场鲜明的左翼媒体,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与社会运动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怎样坚持客观中立的媒体属性,而不是变为社会运动中的参与者。

“这很难”,她说。“创办之初,我们希望能够报道这场运动中的种种争议,我们必须对现实存有批判。我们的确有政治立场,在运动中积极发声,或多或少成为推动运动发展的一部分,但我们坚持自己的观察者的角色。”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