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05月24日 01:42

四千块的责任

四千块的责任

M是某地人大主席,我们曾在去年打过一次交道。这次见面,他告诉我,因为去年塞给我四千块红包,他受到了处分。

那是一次并不愉快的经历。

我在某地采访,恰好碰到村务公开日,M坐镇,把我逮了个正着。

我们在他的办公室做了简单的交谈。言语间,他不停劝说我放弃这个选题。大意是,事情已经过去了,没必要深究,就不要再报道了。

那天中午,M和另两名公务员非常客气地开车送我去市区吃午饭。等着我的,是某市环保局局长、...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08日 15:28

“先给我看看你的记者证”

“先给我看看你的记者证。”经过网络联系和电话确认,见面后,A还是坚持要看我的记者证。

可是,我没有记者证。

A是某地的普通村民,初中学历,没念过太多书,也没怎么去沿海城市打工,但是一腔热血,跟人学会了用手机上网后,在某论坛的爆料频道写下控诉某污染企业的长文。就这样,在查找资料的时候,我找到了这个留着他电话号码的帖子。

我们约在村头的幼儿园见面。待他上了车,我们穿过一大片开满油菜花的农田,七拐八拐...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3日 16:57

白银两则

白银两则

 

2012年12月,我在甘肃白银做土壤污染调查,报道《白银病人》已见诸《新世纪》周刊。在白银的五天,我呼吸城区刺鼻的空气,顶着寒风在黄土坡徒步走过一个个村庄,也吃鲜嫩的手抓羊肉和蒜香扑鼻的酿皮,感受这个城市迟暮之年的苍老。现在,我想写写污染之外的白银。

 

小火车

这是接送矿区工人上下班的蒸汽小火车,型号上海1470。车厢陈旧,座位上积着厚厚的煤灰。

每日三次,小火车都要从位于白银市中心的小什字火车站...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5日 13:44

没有最差,只有更差

没有最差,只有更差

 

这几天,中东部多个城市空气污染指数爆表,多地迎来史上最脏天气。北京最夸张,部分监测点PM2.5值甚至瞬时破千。因为工作原因,在这次雾霾中中枪的10个污染最重的城市中,我有幸去过7个。

这次,我同样因工作原因,赶在雾霾降临北京之前,在山西长治和河北邯郸采访期间提前体验了一把污染指数达500的超级烂天气。

考虑到山西整体的空气水平,长治的空气并不算太差,甚至可能是山西空气质量最好的城市之一。为证明长治空气...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5日 09:29

稀土富了谁?

稀土富了谁?

在“重稀土之乡”江西省赣州市龙南县,稀土造就了许多千万富翁,也改变了许多普通人的生活。今年50多岁的谢日声属于后者。

谢日声是龙南县汶龙镇里陂村村民,原来在某国企工作,下岗后回到老家。后来,他贷款3万元,在家里的自留山上种下满山杉树和果树。他最初的设想是,等树木长起来,不仅可以慢慢还清贷款,还能赚一笔。但还没等树苗长大,他的设想就被现实打破了。

1995年,山上勘探出稀土矿。很快,这片山头就被镇政府卖...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5日 09:25

“最糟糕的天气”

“最糟糕的天气”

(黄河迷雾,摄于兰州,12月18日)

 

如果你去过兰州,你会发现,北京的空气其实真的已经很好了。

如果问一百个兰州人关于空气质量的看法,大概会得到一百种吐槽。两个公开的描述是,“雾都”和“毒城”。

四年前,我第一次去兰州。在西行的列车上,邻座的小伙儿自问自答:“你知道中国哪个城市的空气最糟糕吗?当然是兰州!”

这真是一种我难以理解的奇妙的自信。当我们乘坐的列车一点点靠近兰州,逐渐浓稠的尾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