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虹桥 > 稀土富了谁?

稀土富了谁?

在“重稀土之乡”江西省赣州市龙南县,稀土造就了许多千万富翁,也改变了许多普通人的生活。今年50多岁的谢日声属于后者。

谢日声是龙南县汶龙镇里陂村村民,原来在某国企工作,下岗后回到老家。后来,他贷款3万元,在家里的自留山上种下满山杉树和果树。他最初的设想是,等树木长起来,不仅可以慢慢还清贷款,还能赚一笔。但还没等树苗长大,他的设想就被现实打破了。

1995年,山上勘探出稀土矿。很快,这片山头就被镇政府卖给某稀土公司。随着稀土公司的采挖车开进山里,谢日声一家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首先遭殃的是他贷款种下的树苗。随着浩浩荡荡的“搬山运动”,树苗被拔,树林被铲。原本郁郁葱葱的山头,很快就露出一块块的红砖色。

谢日声意识到,自己的3万元贷款很可能打水漂了。随即而来的后续影响,更是令他措手不及。

村民很快发现,过去从山上引下来的泉水不能喝了。这些水浑浊,气味也不好闻,苦涩难喝。很多村民放弃过去的引水渠,从远处的山上引水;一些村民筹钱在家里打水井,取地下水喝。

稀土开采一年后,谢日声位于山下的承包田大量减产。几年后,承包田里不长庄稼了。村里其他人的耕地也受到影响,原本能种两季稻的土地现在只能种一季稻,水稻叶碧绿,即便到了秋季也不会变黄,水稻灌浆也受到影响,种出来的稻米非常干瘪。

“他们在我的山上采稀土,我什么都补偿没有得到,山没了,树没了,连水都喝不上,我的损失是最大的。”谢日声说。

2000年,他开始上访之路,希望要回自留山,并讨回林地的损失。

谢日声的请求被县政府驳回。由于反复反映情况,他的一家甚至受到不明来路的恐吓,家里的电源被切断,在小学做老师的女儿被开除,他也遭遇身份不明人员的殴打。

现在,谢日声还会时不时地回到自留山附近看一看。但稀土开采公司对矿山严密监控,他甚至难以走近。

在赣州的稀土开采区,很多普通老百姓没有从稀土开采中获得好处,却承担着稀土开采带来的环境和健康影响。从矿区回到龙南县城,则是另一番情景:林立的高档西餐厅、红酒会所和洗浴中心,透露出这个赣南小县城的财富。



推荐 20